<strike id="d9frv"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d9frv"></progress>
<th id="d9frv"></th><span id="d9frv"><noframes id="d9frv"><ruby id="d9frv"></ruby><progress id="d9frv"></progress>
<span id="d9frv"><video id="d9frv"><span id="d9frv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d9frv"></th>
<span id="d9frv"><video id="d9frv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d9frv"><noframes id="d9frv">
<strike id="d9frv"><video id="d9frv"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d9frv"></strike>
<th id="d9frv"></th>
<span id="d9frv"></span>
當前位置:首頁 > 滾動 >

西湖龍井茶手工炒制技藝開啟了一條 “復興之路”2022-08-12 09:15:47 | 編輯:tansiya | 來源:杭州日報

夏夜的龍井山,靜謐清涼,霧在群山之間聚攏,又慢慢散開,仙氣繚繞。

在一片茶園的對面,就是陸洲東家的炒茶棚。雖已到了晚上,但這里仍然人聲鼎沸,熱火朝天。手拿一根小木棍,素衣長褲仙風道骨,端坐在茶席前,陸洲東手握杯子瞇著眼,盯著炒鍋前滿臉掛汗的徒兒們。突然,他站起身來走到了翁博的身后,用小木棍用力點點他的背,反復強調“做茶,人要正”。被木棍點到,翁博手緊張地一抖,立馬把姿勢調整了過來。

翁家山的翁博,今年第一次參加西湖龍井茶手工炒制集訓,被分到龍井山頭炒茶大師陸洲東家里學炒茶。相比其他學員,坐在1號鍋前的他,總是不聲不響,老師說什么,他點頭照做。讓他沒想到的是,自己竟然被收做了陸大師的正式徒弟。

一時間,消息在茶村各個山頭奔走相告,許多人還特地跑到龍井山頭,來看一看這新收的徒兒有什么過人之處。

看著別人一臉好奇,陸大師眉頭一皺一臉高深。“能吃苦,夠倔,這個小孩有點東西。我這輩子就打算收10個,他是第6個。”看著眼前圍坐在炒茶鍋面前齊齊奮斗的年輕人,陸洲東的思緒回到了幾十年前在生產大隊時的情景。“你看,炒茶,就是要斗出來的。”

因為一場場炒茶集訓,西湖龍井茶手工炒制技藝開啟了一條 “復興之路”。今年西湖景區推出有史以來年輕人參與最多、規模最大的一次西湖龍井茶手工炒制技藝培訓,共計參訓學員215人。這兩天,龍井村還向全體村民推出了茶藝培訓班,鼓勵年輕人炒茶品茶兩不誤,做到“家家都有茶藝師”。

大師出山,年輕人摩拳擦掌、熱情高漲,新老傳承共同譜寫出了一曲古老茶村的“致富經”。

古老茶村風云起 苦夏勤學,與火較量

你知道,當水泡中的水被燙到沸騰,是一種什么體驗?

這個苦頭,這次來參加西湖龍井茶手工炒制集訓的年輕人,都嘗到了。

說起翁博第一天炒茶回來手上的大水泡,翁博爸爸至今心有余悸。“我這輩子都沒看到那么大的水泡,大半個手掌都是,連在一起,里面是鼓出來的膿水,心疼死了。”

出生在翁家山,翁博從小與茶葉有著不解之緣。在茶地里跑著長大,他喜歡茶,喜歡品茶,但唯獨沒有常心學炒茶。

“他和其他男孩子一樣的,玩心重,我炒茶的時候,他就在旁邊轉轉,刷刷手機,‘麻油屁股’坐不住,總是學不好。”

讓翁博爸爸沒有想到的是,一場炒茶集訓,讓兒子幾乎對炒茶著了魔。“他每天都炒到半夜才回來,滿手是傷還在堅持。”

水泡剛挑掉的時候,就是炒茶最難熬的時候。新皮肉還未長成,破口處與高溫炒鍋相觸碰,就如同在烈火上炙烤,是鉆心的疼。

如今,翁博的手上仍可以看到大水泡的痕跡。吃得苦中苦,換來的是一場意外的收獲——陸洲東收他作為正式弟子。“以前在家里學總是感覺沒有氣氛,現在看到那么多年輕人報名,我就想著來試試看。沒想到這一來,就多了一位炒茶大師當師傅。”

為學如登萬仞山,欲臨勝景莫畏難。攤放、殺青、回潮、輝鍋……炒茶是一場與火的較量,磨煉之下,不斷激發起了茶村年輕人的斗志與激情。就如陸洲東所說,炒茶要靠斗,你追我趕,有了氣氛,就有不斷比拼學習的動力。

“好幾個都是小‘毒頭’,手那副樣子了還是練,晚上十一點回去,早上五點多就來了。”

陸洲東嘴上說的“毒頭”,茅家埠的孫妍算是一個。她平時住在丁橋,開車到龍井村需要將近一個小時。但她幾乎每天都是最早到的一個,四點半從家里出發,五點半就已經坐在了師傅跟前。

“這門技術不是想學就能學的,何況是能跟著大師學。同樣的茶,手工做出來價格可以翻好幾倍,有一門技藝那太重要了。”孫妍的一雙手,如今半只手掌都是水泡破掉以后長出的新皮,紅色、黑色、白色……層層皮肉顏色深深淺淺,新老疤痕一圈圈在手掌中重疊,觸目驚心。炒茶用的是手勁道,往往一天練習下來,她的手肘都會沉得抬不起來。

翻開孫妍的鬧鐘記錄,最早一個是凌晨4:30,每天出發去練習,她從沒有片刻猶豫。炒茶是門苦活,但80后的她還是堅持著那份屬于自己的儀式感。每天總是挑選好喜歡的衣服,梳一個漂亮的馬尾辮,打扮一番再出門。她認為,年輕人就應該有一些精氣神。就像她在朋友圈寫的:“滾燙的人生,我來了!”

白天黑夜,茶香四溢。帶著一手傷,每天與火來一番較量,茶村各個山頭集訓點的年輕人因炒茶相識相知,樂此不疲,讓學炒茶成為了年輕一代的新風尚。

祖宗手藝誰接棒 傳承之路,挑戰自我

西湖龍井茶,獅龍云虎梅,一芽一葉,五分天下。

因為不同的含水量、炒制時間、手法,碰撞出了個中奧妙。一場溫度與茶葉分寸感的對決,幻化出了每位大師的獨門絕技。

“手工炒的茶,比機器炒,速度雖然慢,但是貴在有靈魂。出自不同人的手炒出來的茶,各種滋味與層次,都是不一樣的,這也是茶有意思的地方。”

在滿覺隴村炒茶大師唐鶴軍的家中,從沒有炒茶機器,幾十年如一日。在這些大師手上,茶之味變化萬千,每一鍋茶都無法復刻。獨一無二,這也是手工茶價格昂貴的原因。

但是,這樣的手工茶,如今西湖景區各個茶村還堅持在做的人,卻少之又少。說到底,還是人才的缺失。

上世紀80年代初,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興起,打破了西湖龍井茶以村為單位的生產方式,改為包產到戶。上世紀90年代,許多茶村人走出了村子經商創業。再加上近十幾年來機器炒制的風行,西湖龍井茶手工炒制技藝面臨技藝斷層。大師高坐,大門緊閉。武功絕學,等待傳承。

“2年殺青,3年輝鍋,6年基本能獨立成型,至于能不能走出屬于他們自己的風格,路還很長。”對于西湖龍井茶的未來,唐鶴軍一直有著擔憂。“這門手藝,要說苦那是真的苦,你說誰每天想和200℃的鍋子打交道。”

西湖龍井茶聞名全國,茶葉與炒茶技藝,都是其最精華的組成部分。

“我們也不希望以后茶還在,但技藝流失了,那茶村的核心競爭力就沒有了。”大師滿懷憂慮,而年輕人始終摸不著那塊敲門磚。

“以前基本每個村都是關起門來炒茶,我們想學,其實也不好去找大師們學,現在這場集訓,給了年輕人一個挑戰自我的機會。”滿覺隴村的陳駿辰說。

如今,許許多多老一代茶農仍堅持在春茶一線,隨著年齡漸長,逐漸有些力不從心。

像翁家山的孫小毛奶奶家,這個問題就特別突出。上世紀80年代包產到戶后,孫小毛家里分到了三畝茶地。因為丈夫要到外面工作,茶地只能由她來打理。維護茶園、采茶、生火、炒茶、包茶、賣茶……她一個人全包了。從早上三四點起來,往往要忙到半夜才睡下。直到現在82歲,孫奶奶仍然包攬了自家三畝茶地大部分的活,家中無人能夠接手。

但其實奶奶的辛苦,孫女孫銘妍都看在眼里。今年,她也報名了炒茶集訓班,與名字一字之差的孫妍成為同學。

“奶奶其實這幾年身體已經不如以前了。她知道我去參加集訓班后,雖然嘴上不說,但看得出她特別開心?,F在,我可以把她肩上的擔子接過來了。”

孫銘妍說,奶奶還偷偷將她第一次炒出來的茶存了起來,作為留念。“我經常和朋友們說,我在練鐵砂掌呢,其實炒茶真的是和自己在較量,只要克服對高溫的恐懼,就一定能學得好,炒得好。”

技藝傍身金不換 打通壁壘,對話時代

看到這群年輕人的身影,茶村的老一輩都不約而同感覺回到了曾經那個屬于茶的激情歲月。

傳承著茶道,亦傳承著人道。炒茶集訓,不光是技藝的培訓,它也是一場關于人心的凝聚。有著自己的個性,又有著茶村人的血性,年輕一輩正在以積極向上的姿態,努力從大師們手中,接下振興家鄉茶產業的使命。

如果10年前,跟陳駿辰說起茶,他肯定轉頭就跑。而如今說起茶,陳駿辰的眼中都是亮光。“年紀小的時候,覺得做茶太苦了。后面我去了日本留學,還想在外面創業。等回到家鄉,被村里的小伙伴感染開始接觸茶行業,才發現最寶貴的財富不就在眼前嘛,在家鄉做事業不是更好嘛!”

從3年前第一次參加炒茶集訓,現在陳駿辰已經將炒茶作為了生活的一部分。“村里年輕人很多都是高學歷或者海歸回來的,往往在一起就會碰撞出很多火花。我們都覺得應該齊心協力,把茶村最精華核心的技藝傳承下來,再用年輕人的視角與渠道去創造價值。”

炒茶是橋梁,也是一場新老視角的互換。大師技藝與年輕思維不斷碰撞,為古老的茶村注入了新生機,也帶動了鄉村共富。

正如陳駿辰所說,傳承學習給予了他們更多對于茶的思考與靈感。去年,他就與“香二代”朋友周科羽,一起開發了以宋韻為主題的“茶+香”聯名款龍井香膏,希望通過有意思的周邊產品,讓家鄉的茶文化,走進更多年輕人的生活。

“周科羽祖上是南宋香藥局的,那天我們聊村里茶末銷路的問題,與他一拍即合,一起研發了這款宋韻香膏,給予西湖龍井茶更多表現形式,賦予其宋韻之美,沒想到很受年輕人的喜愛。”今年,陳駿辰還參與了多個茶文化集市,現場為大家展示了炒茶技藝,讓這片“金葉子”,走到更多年輕人的心中。

隨著年輕一代學茶之路的崛起,他們也慢慢開始在全市炒茶大賽中嶄露頭角。一頭利落的齊肩發,一雙月牙眼,談話間,靈隱村的朱牝鶯頗有些“小黃蓉”的味道。參加炒茶集訓,苦練3年,她終于在今年舉辦的2022年杭州市農業職業技能大賽茶葉加工競賽中,獲得三等獎。

“以前大家覺得炒茶就是很臟很累的活,現在我們希望能為大家展示不一樣的風貌,讓大家看到炒茶也可以充滿美感。”

據統計,截至今年,景區各個茶村已有200多位“茶二代”當家,近2700戶茶農中有10%的掌門人換上了年輕面孔。多元化的茶周邊產品,為西湖龍井茶吸引到了更多年輕的消費群體。今年,由年輕人制作完成的手工茶也逐漸出現在春茶季上,一場技藝的傳承,讓他們真正用自己的雙手,創造出了新的價值。

“我們現在也在通過完善各項機制,不斷為年輕們打通學習與提升的渠道。”西湖街道綜合服務中心副主任林晨說,除了推出集訓以外,今年景區還聯系了中國茶葉科學院茶葉研究所,對參加西湖龍井炒制技藝集訓人員,舉辦茶葉加工工初級(五級)培訓和等級認定。這樣一來,能夠直接打破了原有的資質壁壘,對茶村炒茶人才的培養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。

老祖宗留下技藝,給了“茶二代”們一份充足的底氣。依靠新視角、新玩法、新創意,他們也正不斷蓄積實力,期待為家鄉創造更多財富與價值,推動古老茶村的“復”與“興”,重新迎來屬于西湖龍井茶的“黃金時代”。(記者 俞倩)

上一篇:千島湖建設集團:把人才建設作為興企強企的強心劑和動力源 最后一頁下一篇:

推薦內容
爽到高潮漏水大喷无码视
<strike id="d9frv"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d9frv"></progress>
<th id="d9frv"></th><span id="d9frv"><noframes id="d9frv"><ruby id="d9frv"></ruby><progress id="d9frv"></progress>
<span id="d9frv"><video id="d9frv"><span id="d9frv"></span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d9frv"></th>
<span id="d9frv"><video id="d9frv"></video></span>
<th id="d9frv"><noframes id="d9frv">
<strike id="d9frv"><video id="d9frv"></video></strike>
<strike id="d9frv"></strike>
<th id="d9frv"></th>
<span id="d9frv"></span>